Sunday, April 01, 2012

Von mir!

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再沒有回巴登醫院去覆診的呢?其實我已記不清楚,大概是一月份開始吧?不是因為當時情況大勇,只是隨機的在三個經驗高低不一的門診醫生之間看來看去說來說去,不是被狼醫生草草打發,便是聽著不夠格卻非常友善的理醫生*重覆我在家裡已說過千萬遍的話,又或是跟那位新來的獵醫生重新摸索,日子久了,都讓我們心灰意冷。

肥仔本來很喜歡理醫生,但前前後後看了她一年多,才(在我的引導下)開始問及家裡的情況,沒想到一問便說錯話而觸礁,自此肥仔便不再想看她了。就這樣,肥仔自本年年初,便開始當上自己的醫生。

兩星期前巴登醫院竟然來電,說葛先生您好久沒來覆診了,我們的醫生想見見您,看看您情況如何。我聽了覺得有點出奇,從來沒聽過醫院主動找病人覆診這回事。定好了時間,聽說會是由鍋醫生 (他的第一位醫生,不屬門診部的) 看他,雖然感到有點意外,但我們都很高興。

再次會見鍋醫生,沒想到他不單仍記得肥仔四年前剛病倒時的情況,還記得我的一點來歷。肥仔開宗明義說明他不想再覆診了,因為說來說去不過是自己同樣的那堆恐懼,感覺再說也沒多大作用,現在藥吃對了,情況穩定了,便再沒有覆診的必要。雖然鍋醫生的答案是我們意料之內 (即有覆診的必要),但他卻能那麼有說服力,卻又非常謙遜的細細為我們解釋,之後再非常詳細的問病情、藥的服用劑量、當下的生活習慣、家庭與社交狀況,讓我們兩都非常受落,於是我們答應了,兩個月後再回去看他。

他現在的藥,從去年復發後期的 20mg 減至現在的 15mg (算是比他前年只需服 5mg 要多很多了),另按需要加一到兩夥 1mg 的特效藥,鍋醫生聽了,問,是哪位醫生讓您從 20mg 降至 15mg 的呢?肥仔毫不猶疑便說︰Von mir! (我自己﹗) 聽了後我跟鍋醫生都笑了。久病能自醫,鍋醫生也無話可說。

* 理醫生其實很有心,亦笑容可掬,但卻無力。僅得心理學證書而沒有醫科資格的她,開不了藥的同時,說服力也不夠有醫藥經驗的醫生強。每次聽到她重覆我在家說了千萬遍的話後,都讓我覺得自己有潛質成為心理治療師,哈哈。

2 comments:

  1. 有好轉便好了.希望一直好下去.

    ReplyDelete
  2. 我也是這樣希望,所以凡事都非常小心﹗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