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1, 2012

溢滿了

當年於帝力買的玻璃杯溢滿了啤酒的泡泡,我每每用上這簡單的透明杯子,都會想起那兒的夕陽與海岸、以及那些遙遠的人和事,和一去不返的青春狂妄歲月。

回過神來,我站在仍在半完工狀態的廚房,這個狀態,已維持了四個月。人有點累,頭有點暈眩,但未能入睡。過去的三個多星期,自重新起動後,都是這樣。

未能勤於記錄自己這陣子的生活,有時因為實在忙,發生的要做的太多;有時,就因為不想再吐苦水,怕自己越寫越厭,越寫越沉,更怕越吐越沒朋友;有時,就是覺得自話自說,太沒意思。

這個暑期閒了兩個月,我起初還好,但後來無明火氣上心頭,堅決的要搬離這個死地方,北移到大城去找工作,另覓新生。他,聽著我的堅決與決絕,當然很不好受。之後一忙,又覺得欠了他,後悔先前閒著的最後一個月沒好好跟他一起享受,總在埋怨東埋怨西。我,有時就是想不通,就是犯賤。其實好好的什麼也不缺,除了空閒,空閒突然站在門外,我卻像遇上瘟神一樣不予歡迎。

犯賤的另一病徵,是越忙越起勁 (對,那的確是個病)。我,在死線與駕車理論仍未熟讀的情況下,竟又翻起書來,更答應了替鄰家小妹補習英語。當小英語教師,的確是我的興趣。只是中國人教英語,除了鄰家小妹,誰會願意學呢?

紫陽總理的回憶錄,擱在書架上快兩年了吧?一翻開,便愛不惜手,在此要再次感謝布藍達。

6 comments:

  1. 有時書要攤凍一下,放系書架,時時提醒你佢的存在....系某個時機,就會拿上手啦.
    我成日都買左先,攤幾年...哈哈
    最近香港都開始秋涼,才9月頭,就好似往年的十月尾咁涼..

    B

    ReplyDelete
  2. 的確,攤凍一下現在看是非常合時的,讀著他對當代的回憶,再看看現今中國,慨嘆不已啊~~~~。

    我很多書,坐冷板已坐了四年,可能要再多坐不知幾年....﹗還好這兒沒中/英文書可買,要不,更多受害者﹗

    ReplyDelete
  3. 你無自說自話呀,我有睇架,不過有時無時間留言....

    Blahblah

    ReplyDelete
  4. 我每日在家對著他,都覺得自己在自話自說的,其實。有天我突然醒覺,那可能不是他的問題,可能是我,快要(或已)變黃面婆的徵兆,之後,就常叫自己,可以不說的就收收口,由他啦。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