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05, 2015

可否對我好一點

終於把小人渣所作所為的證據整理好並寄出,於星期六下午四時半。86 頁的資料 (當然是雙面影印啦,要不人家會以為我要寄小說書稿給他﹗) 、加一封一頁的立場書、兩頁的背景資料及三頁的案情時序表,還有一隻附有連格根流探員先生也覺得慘不忍睹的照片與電話錄音的 CD,大大包的讓肥仔自己趕去郵局以掛號寄出。

其實問心,我真的不想再糾纏下去。這樣的幾天趕工,把時序表與立場書一字一句的構思,再由肥仔改正錯誤、把文件逐頁的影印並分類與排序,到凌晨五時,才發現近三十頁的銀行帳目被福利署職員搞得亂七八糟﹗我坐在那堆仿佛仍散發著臭煙味的帳目面前,看著剛印了出來的九頁副本,差點想哭起來。

資料寄出後肥仔不停安撫我,說終於完成了,以後不用再煩了。我嗯了一聲,心想其實這可能是漫長官司的開始,也悄悄的祈求上天讓律政司告訴我們,我們最多只能為肥仔老父討回金錢上的損失,讓小人渣坐牢或守社會服務令,是完全沒可能的。因為為錢,我們都覺得不值得打下去。眾所周知,被告人罪成後若不願 / 無力支付賠償,德意志法庭是無法讓他支付一分一毫的。無賴如小人渣,就是有錢也絕不會償還他外公,就是真的肯償還,錢,最後也只會落在肥仔老母手裡。(愚昧的老母絕對有可能左手轉右手的把錢還給她的寶貝小人渣外孫,或高高興興的拿到賭場去一局清袋。)

二零一五年,你可否對我好一點?

[圖] 復活節晚餐,德意志人都說當天該吃魚,我們也吃了,但絕不是因為復活節,只是簡單的想吃那百吃不厭味道鮮甜的尼羅河鱸魚。

2 comments: